皇家国际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  • 地 址:
    缅甸小勐拉皇家国际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电 话:
    166-8725-0001
  • 传 真:
    180-8804-5700
  • 邮 箱:
    1261400400@qq.com
  • 邮政编码:
    136000
综合新闻
Enterprise_News
马来西亚反恐形势回顾分析与展望
作者:皇家国际   添加时间:2019-09-20 15:24:55   浏览:   来源:皇家国际

马来西亚的反恐形势与印尼类似,但有几个关键的不同之处。按人均计算,在叙利亚的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(IS)中,马来西亚人的比例比印尼人高。同样,马政府也面临叙利亚IS战区“回流”的马籍极端分子、以及被土耳其遣返的计划加入IS的马籍公民带来的安全隐患。尽管马来西亚国土面积较印尼小,反恐资源比印尼多,但马来西亚反恐仍面临一些挑战。


截至2018年8月,约53名马来西亚人仍滞留在叙利亚的IS战区。自2013年2月以来,马来西亚皇家警察(RMP)特种部队已逮捕425名武装分子嫌犯,其中包括44名女性;除了314名马籍公民外,还包括39名菲律宾籍公民、35名印尼籍公民、8名伊拉克籍公民、5名孟加拉国籍公民和4名也门籍公民。


此外,“伊斯兰国”(IS)在马来西亚的招募活动遍及各个社会经济阶层;而IS在印尼的招募和激进化模式,与东南亚伊斯兰原旨主义组织“伊斯兰祈祷团”(JI)如出一辙;此外,与IS在印尼“面对面”和“渐进式”的招募模式不同,马来西亚在很大程度上仍是“在线”完成其招募和激进化过程,而且速度更快。目前身处叙利亚的几名马来西亚籍IS成员,仍是IS在马进行招募的主要负责人,包括WanMohd Aquil Wan Zainal Abidin(又名Akel Zainal)和MohdRafi Udin等。


虽然马来西亚迄今为止仍不是东南亚极端组织“伊斯兰祈祷团”(JI)的主要袭击目标,但该国已成为诸“亲IS组织”的潜在攻击目标。自2013年以来,马来西亚警方已逮捕超过320名武装分子嫌犯,并声称仅2017年就挫败了3起恐怖袭击图谋,自2013年以来则一共挫败18起。尽管大多数被挫败的恐袭图谋仍处于非常早期的策划阶段,但另有多个已准备了较长时间,警方从中缴获了大量的爆炸物。


据报道称,身处叙利亚的“伊斯兰国”(IS)武装分子高层,因未能在马来西亚成功发动袭击而承受巨大压力。IS清楚地认识到,相比印尼国内更强的社会韧性,在马来西亚成功实施的任何恐怖袭击都将产生比在印尼更大的影响,造成马国内更多的社会裂痕,并可能引发马政府当局的过激反应。2018年3月,马来西亚警方曾捣毁一个亲IS的恐怖组织单元,其正在策划袭击马国内的基督教、印度教宗教场所,以制造社会分裂。


此外,位于马来西亚最东部的沙巴州(Sabah),仍是东南亚和其他境外武装分子进出菲律宾南部的关键中转站。马来西亚警方已在数次重要搜捕行动中,捣毁了该州多个主要的武装分子后勤补给基地。


近年来,马来西亚政府增加了沙巴州跨部门的“东沙巴安全指挥部”(ESSCOM)的反恐资源,也为“马来西亚海事执法局”(MMEA)提供了更多资源,以改善沙巴州的总体安全形势。MMEA已加强了在沙巴州以东的苏禄海(SuluSea)的巡逻,并与计划在沙巴州实施绑架袭击的疑似武装分子展开对抗。2018年9月,马来西亚军方也在沙巴州东部部署了两个营兵力,而这两个营均来自沙捞越州(Sarawak)现有的边境部队。沙巴州安全部队的集结和壮大,体现了马政府对恐怖主义威胁和绑架活动的担忧,以及对沙巴州作为通往菲南关键过境点这一角色的高度重视。


马来西亚现执政联盟“希望联盟”(PH)在2018年5月大选中获胜,给该国的反恐政策带来了一些变化。新政府很快关闭了“沙特萨勒曼王子和平中心”(SaudiArabian Prince Salman Peace Centre)。新政府还解雇了原政府中负责“反暴力极端主义”(CVE)项目的官员,理由是其在少数族裔权益问题上持有的不宽容立场。而由马来西亚前任总理纳吉布(NajibRazak)领导的政府通过的一系列有争议的法律,包括2012年的《安全强制行为(特别措施)法》(SecurityOffences (Special Measures) Act 2012)、2015年的《防止恐怖主义法》(Preventionof Terrorism Act 2015)等,尽管不太可能被新政府完全废除,但均可能被修订。


马来西亚新总理马哈蒂尔(MahathirMohammed)还下令逮捕原“马来西亚对外情报组织”(MEIO)负责人,并几乎将该机构解散;理由是该机构挪用国家资金追捕政治异见人士,以维护前总理纳吉布的执政。然而,MEIO在该国反恐行动中一直充当着与外国情报机构联络的重要职能;更重要的是,MEIO在菲律宾南部、泰国南部的各类和平谈判中一直发挥关键性作用,而这两个地区(菲南、泰南)的冲突形势都将对马来西亚产生重要的“溢出效应”。


与印尼等国类似,马来西亚也面临着涉恐在押人员即将获释的问题,其中包括即将刑满出狱的前“伊斯兰祈祷团”(JI)成员YazidSufaat,其在2001年被捕时曾兼任基地组织(Al-Qaeda)炭疽项目的技术指挥。尽管如此,马政府当局对其正在施行的四阶段“去极端化”项目信心十足。据马政府官员称,2001年至2012年期间,参与这一项目的“伊斯兰祈祷团”(JI)武装分子嫌犯的“再犯率”仅为3%。马政府还将很快释放其第一批的9名“伊斯兰国”(IS)嫌犯。与印尼不同,马政府拥有更多的资源对这些刑满释放人员进行后续的监督和评估。


然而,马来西亚政府目前负债沉重,且面临着经济放缓、政府收入萎缩等问题。相关分析人士担心,2019年马政府在打击恐怖主义上投入的资源经费或被削减,尤其是在沙巴州(Sabah)的反恐行动,而这一地区不仅仅是马来西亚反恐的关键,更是东南亚地区安全的关键。


与印尼一样,马来西亚的反恐形势也在不断发生变化。虽然原政府官员中有大量来自少数族裔群体的代表,但原执政联盟“马来民族统一机构”(UMNO, 简称“巫统”)在2018年5月大选中的惨败,促使其进一步鼓吹“身份政治”,并与“马来西亚伊斯兰党”(PAS)建立了更紧密的合作关系;而PAS不断推动一系列政治敏感问题,以迫使现政府表态维护或支持国内的非伊斯兰价值观,从而离间现执政联盟的支持者。


据2018年最新民调结果显示,马来西亚民众对“伊斯兰国”(IS)的支持率仍为东南亚各国中最高的5.2%,尽管较2017年大幅下降;此外,28%的马来西亚穆斯林人口认为“使用暴力方式捍卫宗教信仰”应当被允许。


标签: 马来西亚的反恐形势  

马来西亚的反恐形势  

相关内容

  • 20

    2019-09

    马来西亚反恐形势回顾分析与展望

    马来西亚的反恐形势与印尼类似,但有几个关键的不同之处。按人均计算,在叙利亚的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(IS)中,马来西亚人的比例比印尼人高。同样,马政府也面临叙利亚IS战区“回流”的马籍极端分子、以及被土耳其遣返的计划加入IS的马籍公民带来的安全隐患。尽管马来西亚国土面积较印尼小,反… [了解更多]

评论

Comment

用户名 Name
评论 Comment